掀开床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二、浴室,落魄入我怀,掀开床帘,御书房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除了每天回去的地方不一样,以及公司状况越来越好,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大的改变。

白城很少再约到尔一日喝酒了,尔一日也乐得轻松。

家里那个小王八蛋的控制欲和独占欲简直变态,刚推门就被压在墙上,石柏在他颈间嗅来嗅去:“你喝酒了?”

尔一日皱眉:“没有。”

石柏扒了他的风衣,粗暴地扯开衬衫,双唇贴上他的颈侧,又移到肩头,他喜欢在尔一日的脖颈留下痕迹,但是尔一日说容易死掉,石柏就再也没有在他脖子上留下吻痕。

“嘶…”尔一日倒吸一口气,偏头一看,肩头赫然是石柏的牙印。

“你属狗的吗?”

石柏抱住他:“吃晚饭了吗?”

尔一日:“还没。”

其实他吃了个三层厚的大汉堡,但是如果说吃了,他毫不怀疑石柏会就着门板来一次。

石柏帮他扣好扣子,捡起地上的风衣,说来奇怪,他们意外地合拍,相处还算融洽。

石柏做了面,尔一日有些惊讶,这人看着完全不像是会进厨房的样子,味道还不错:“你这手艺,开家面馆也绰绰有余。”

石柏:“调料的功劳。”

尔一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还挺谦虚。

趁着石柏洗碗的功夫,尔一日先进了浴室,水流从头到脚。

门没锁,石柏理所应当般进来了,脱掉上衣从后面抱住尔一日,埋在他肩头,刚想咬上那处的牙印,尔一日伸手挡住:“你属狗的吗?”

水流开得大,很快就淋湿了石柏的裤子,紧紧贴着尔一日的屁股,湿哒哒的布料贴着肉的感觉很不舒服,尔一日关了水,转身贴上石柏的唇:“脱掉。”

石柏勾着他的舌头吮吸,尔一日仰着头任他索取,快要窒息才放过他,石柏已经摸清了他的敏感点,含住尔一日的耳垂,双手托住他的臀,臀肉从指缝溢出,石柏一把将人提起放到洗漱台上,尔一日被突然间的失重吓得惊呼出声,又被含住乳头,尔一日仰着头感受胸口或轻或重的吮吸,不禁挺起胸口往人嘴里送,乳头被吸得又大又肿,尔一日觉得开始疼了,石柏突然打开淋浴喷头,水流缓解了他的疼痛,尔一日十分断定石柏没有强迫症,因为石柏通常只吸一边,经常第二天会很明显,导致尔一日有段时间一定要在衬衫里加一件背心。

乳头又麻又痛,尔一日开始往后退,脊背抵在镜子上,退无可退又伸手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(主攻)流氓的GV生涯(伪TVB)

夜安先生

蜜桃色直播间

Teachers

盈盈相思入

recycling

情欲体验馆

迦梨

爱与背叛

PC

逾矩【1v1,高干】

Teemoking